http://www.matteblaq.com

2018环球化工50强重磅出炉 中邦4家化企上榜

  7月30日,美国《化学与工程新闻》杂志(C&EN)公布最新的“全球化工50强”揭榜,巴斯夫今年依然雄踞榜首。

  7月30日,美国《化学与工程新闻》杂志(C&EN)公布最新的“全球化工50强”揭榜,巴斯夫今年依然雄踞榜首。

2018环球化工50强重磅出炉 中邦4家化企上榜

  今年加上被中国化工集团收购的先正达,中国化工企业有4家公司进入50强。分别是中国石化排第3;台塑排第6、先正达第34位、万华化学位列第43。2017年中国仅有两家企业入围,分别是中国石化和台塑。

  排名前10名的企业分别为:巴斯夫、陶氏杜邦、中国石化、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英力士、台塑、埃克森美孚、利安德巴塞尔、三菱化学、LG化学。

  根据C&EN,这50家公司2017年的化学产品销售额合计为8510亿美元,只有9家公司的销售额下降,得益于强劲的经济增长和石油价格的上涨。这也预示全球化工业务进一步强劲复苏。

  上榜的50家企业有48家盈利能力上升,去年的收益达108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4.4%。这些公司中仅13家公布利润减少,并且没有一家公司亏损。

  近年来,全球化工行业迎来并购潮,使得榜单有较大变化。陶氏杜邦首次出现在第2位。未来,林德收购普莱克斯,以及潜在的收购利安德巴塞尔收购布拉斯科,会影响未来的排名。

  全球化工行业仍为欧美日韩巨头所把持,欧美地区占据28席,日韩各有8家和4家企业入围,中国和泰国各有4家和2家,印度、巴西、南非、沙特阿拉伯等各有1家企业上榜。

  全球化工50强普遍有两个标签:一是多元化,也就是综合性公司,如巴斯夫、陶氏、三菱化学、杜邦、LG化学等,这些公司对整个价值链上很多种业务都有涉及,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榜单前10企业中,除了杜邦以外,基本上都有一块大型的石化装置。

  二是单纯的石化公司,也就是基础化工产品型公司,如中石化、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台塑、英力士、埃克森美孚、利安德巴塞尔等。需要注意的是,榜单50强中,除了美国、欧洲和日本以外,其他国家的入围企业如中石化、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巴西Braskem、南非沙索尔、印度信实工业、泰国因多拉玛和PTT,均以大型石化装置起家。

  除上述两类企业之外,还有一种专业型公司,仅凭单一业务就能跻身榜单的屈指可数,法液空(工业气体)、林德(工业气体)、雅苒(农化)、先正达(农化)、索尔维(特种化学品)、帝斯曼(特种化学品)等是少数个例,而且全部集中在美国、西欧和日本三个地区,这些公司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生产特定的产品。

  尽管陶氏化学(Dow Chemical)与杜邦(DuPont)合并,但巴斯夫在C&EN全球排名前50位中仍保持领先地位。陶氏杜邦虽然在8月推出,并没有全年的业绩超过德国化学巨头。巴斯夫几乎稳坐如山。该公司正在酝酿其有史以来最大的投资:中国广东的一家100亿美元的综合化工厂,该公司将于2026开始上线。

  巴斯夫也一直在进行收购。在拜耳种子和农业化学业务上它花费了90亿美元,拜耳公司需要处置它们,以收购孟山都公司过去的监管机构。此次收购将给巴斯夫带来约100亿美元的AG销售额,并标志着其进入种子业务。巴斯夫也以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Solvay的尼龙业务。

  标志着能源部门的退出,巴斯夫计划与德国竞争对手DEA合并其WestRead石油和天然气业务。巴斯夫也在领导层做出了改变。今年5月,巴斯夫的领导者Kurt Bock在整个20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把接力棒传给了Martin Bruderm博士,他是一名博士化学家,他继续担任巴斯夫首席技术官。

2018环球化工50强重磅出炉 中邦4家化企上榜

  去年8月,在陶氏化学(Dow Chemical)和杜邦(DuPont)签署合并协议整整20个月之后,杜邦(DowDuPont)诞生。由于该公司的销售数据反映了全年陶氏化学公司的业绩,但杜邦公司自去年9月以来才公布业绩,因此巴斯夫并没有被挤下榜首。2018年全年的调查结果可能会改变C&EN全球50强调查从现在开始每年下降的情况。

  如果一切按照管理层的计划进行,2018年应该是我们认识杜邦公司的唯一一年。该公司计划在2019年分拆成三家公司,所有这些公司都应能轻松上榜。一家是材料科学公司,年销售额约为440亿美元。它将以道指命名,由长期执掌道琼斯的吉姆菲特林(Jim Fitterling)领导。

  除了一些来自杜邦公司的塑料包装业务,这家公司将主要由陶氏化学以前的业务组成。新的杜邦公司将拥有210亿美元的销售额。这两家公司的农业化学品和种子将成为新公司的核心,其收入达140亿美元,Corteva Agriscience。

  过去几个月对中国最大的化学品生产商来说是艰难的。5月,上海赛科石化工厂苯罐发生爆炸,造成六名正在进行维修的正式工死亡。去年,中石化以17亿美元收购了合作伙伴英国石油(BP)的工厂。

  与此同时,中国通过从煤炭转向天然气加热来改善空气质量,导致去年冬天的天然气短缺,导致中国化学品生产陷入困境。然而,2017年是公司的好年景,它的销售额增长了32%。在该公司的积极发展中,其与巴斯夫在南京的合资企业计划将新戊二醇的产能提高一倍。

  SABIC希望深入研究特种化学品,以此作为超越在沙特阿拉伯富含石油和天然气的家庭基地生产散装石化产品的一种方式。这是十年前收购工程聚合物制造商GE Plastics的理由。这也是SABIC收购瑞士特种化学品制造商科莱恩(Clariant今年早些时候以24亿美元的价格排名第50位)25%股权的动力。

  这两家公司已经是化学加工公司Scientific Design的合作伙伴。SABIC的石化业务在地理上实现多元化。它与埃克森美孚签署协议,在德克萨斯州科珀斯克里斯蒂附近建造一座巨大的石化厂。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公司计划建设一座原油 - 化学品工厂,年产量可达900万吨。两家沙特公司之间的关系可能会加深:沙特阿美公司最近表示要收购SABIC的股份。

  英力士及其创始人、精力充沛的亿万富翁吉姆拉特克利夫(Jim Ratcliffe)正在帮助重振欧洲石化行业。美国石化企业可获得的廉价页岩原料,几乎使该行业失去了意义。英力士的解决方案是将美国产的乙烷用特制的船运送到欧洲。这些原材料一直在苏格兰和挪威为英力士的乙烯饼干提供原料。现在,英力士计划扩大这些工厂,并在欧洲新开发的丙烷脱氢工厂和欧洲大陆上第一个乙烯裂解机上再花费30亿美元。这家英国公司还在欧洲建立了醋酸乙烯酯工厂。英力士也在美国投资。计划一个-olefins环氧乙烷和衍生品复杂和植物,在墨西哥湾。

  台塑子公司似乎正在开发一种价值94亿美元的乙烯裂解装置,在路易斯安那州被称为“阳光项目”。这家台湾公司已经在洛杉矶的圣詹姆斯教区购买了一条1000公顷的密西西比河沿岸土地。明年将开始建设,届时将有8000名建筑工人在工地工作。在台湾的基地,福尔摩沙继续与居住在基地附近的环保人士和农民进行斗争。该公司正在考虑在其庞大的Mailiao综合设施建设一个海水淡化厂,以缓解外界对其使用该地区太多淡水的担忧。

  埃克森美孚公司一直致力于至少一个重大石化项目。很快,这家公司可能会扭亏为盈。埃克森美孚公司刚刚在德克萨斯Baytown进行了一次新的乙烯裂解炉的最后调试。现在它正推进一个100亿美元的复合物,在德克萨斯的圣帕特里西奥县,靠近科珀斯克里斯蒂。它已经与沙比克签署了一项合资项目,一旦环境许可开始,工程将开始施工。它还评估了中国广东的一个项目,其特征是乙烯裂解炉和下游衍生物。

  2007年金融危机前夕,巴塞尔公司对Lyondell化学公司的高价收购,迫使新成立的LyondellBasell公司在一年后破产。自2010年《破产法》第11章出台以来,该公司在财政上一直较为保守。它没有像竞争对手那样制造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国收益,而是选择了更便宜、更循序渐进的扩张。

  这种节俭在金融界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但在2015年接任首席执行官的鲍勃帕特尔(Bob Patel)的领导下,该公司的投资更加果断。该公司正斥资24亿美元,在德克萨斯州的Channelview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环氧丙烷和叔丁醇设施。LyondellBasell以22.5亿美元的价格回到了收购的道路上。与该公司接下来考虑的相比,这笔交易可能只是小菜一碟。在此次收购中,LyondellBasell正在谈判收购巴西石化制造商Braskem的多数股权,这是该排名的第19位。收购价可能超过100亿美元。

  三菱化学的工业气体部门Taiyo Nippon Sanso一直是该公司最活跃的部门。该天然气公司准备以60亿美元收购普莱克斯的欧洲天然气业务进入欧洲市场。普莱克斯业务年销售额为15亿美元,是一系列资产剥离计划的一部分,因此林德可以通过购买普莱克斯获得欧盟委员会的批准。这不是Taiyo Nippon Sanso首次购买此产品。2016年,其美国子公司Matheson Tri-Gas在美国购买了空气分离和其他工厂,监管机构迫使液化空气公司在收购Airgas期间剥离。

  随着其电子和电池材料业务部门的增长,LG化学正计划进行大规模的研发扩张。到了下一个十年,它希望将其研发人数增加800人,达到6,300人。它还推出了一项创新竞赛,向在材料,生物技术和其他领域工作的科学家提供高达15万美元的资助。在资本支出方面,LG和中国的浙江华友钴业正投资4.5亿美元成立一对中国合资企业,生产电动汽车电池用正极材料。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